联系我们
莫言可能获诺贝尔文学奖引发争议的暗地里
2018-02-22 13:21  点击数:

  大师必要沉积,人心必要安静。

作家莫言(材料图)

  瑞典文学院10月8日公布颁布,诺贝尔文学奖将于11日13时揭晓。现在,中国作协***莫言和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是文学奖的抢手抢夺者。专家称,当时关于莫言获奖的各种猜度更多是一种新闻炒作,对颁奖本身没有太大含义。(10月9日《环球时报》)

  实际上,诺贝尔文学奖不断是国内文学爱好者心头的痛,很多人一方面期望有人能够获奖,以便一雪百年无人获奖之耻,但一方面,很多人却又以为没人有资历获奖。一旦有人提及或人,便即时会有另一群反对者大加批判,奖其贬得一无可取。

作家莫言(材料图)

  郁达夫说:“一个没有英豪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豪却不知仰视爱惜的民族是生命垂危的。”郁达夫说的是鲁迅。谁是今日的大师、英豪,今人或许难有结论。但至少应该摒弃“今人相轻”的成见,给那些满意杰出的人一份不雅观观欣赏和尊重。

  诺奖有没有衰落另当别论,莫言能否有资历获得诺奖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之事,但是,从这种争论中咱们看到的更多的却不是文学领域内的或学术范围内的批判,而是情绪化的反应,这种争论更多的是文人相轻的表明。这是很不理性的,也不是一个老练的社会应该有的反应。

  实际上,相轻并不只仅存在于文人之间,从更广的层面来讲,或许也能够说是“今人相轻”。今日的人们总是不相信其同时代的人中有大师——南怀瑾先生实际上是不被归入今世的——他们推重前代,也展望晚辈,就是不相信今世。但是,已然今世的人能够从曾经的代代找到自己心仪的大师,那么,后世的酬谢什么不能从今世找到他们不雅观观欣赏的大师呢?

  节前送走了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节后即时迎来了诺贝尔奖的连续开奖。大师走得静悄悄,诺贝尔来得热热闹闹。古与今,中与外,在这种对比中显得较为奇妙。

  关于南怀瑾先生的国学大师之称,好像早已在文明界达到一致,谴责者甚少。当然,这恐怕与先生满意龟龄有关,若是五六十岁即仙逝,即便现已完结终身首要成果,恐怕也难逃谴责。

  在大师逐步远去的今日,咱们必要守住自己文明的核。而为了明日的文明之展开,咱们必要有新的大师得到供认。

  外热内冷的对比好像带有一种隐喻——关于传统文明,很多人假装热心的姿态,骨子里却表明出适当的不屑;关于诺贝尔奖,很多人装出不屑的姿态,骨子里却非常的在乎。或许更进一情势说,很多人一方面瞧不起身边的人,一方面又期望身边的某个人获得别人的供认,以满意自己奇幻的自尊心。

  网络上看待莫言的声响也分成了截然敌对的两派:一派以为莫若获奖,归于实至名归;一派则以为莫若获奖,则是诺奖“瞎了眼”,是诺奖的衰落。以致很多人纷繁暗示“没传闻过莫言这个人”,来表达自己的不认同。

Copyright © 2013 永利皇宫娱乐永利皇宫娱乐登录_永利皇宫娱乐网址多少_永利皇宫娱乐场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